杨基宏保险网

中国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试点落地 开启个人养老新时代

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试点落地 开启个人养老新时代

2019-07-06 11:44:30 分类:养老险    

    历经十年探索之路,个税递延养老保险终于开始试点。   近日,财政部、人社部等共同下发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

  通知指出,自2018年5月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据了解,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属于补充养老保险,区别于政府主导的基本养老保险,个人有参保与否的决定权,因此税收优惠的激励往往尤为重要。其实,从2007年开始就不断地有关于个税递延养老保险政策或试点的讨论,但实际上一直推迟。十多年后,终于在2018年落地。

  作为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体系新招“首秀”,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意义重大,被称为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一项重大进展,而试点的后期如何成功施行无疑将成为全国关注的重点。

    试点先行

  记者整理发现,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是由保险公司承保的一种商业养老年金保险,主要面向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社会公众,公众投保该商业养老年金保险,缴纳的保险费允许税前列支,养老金积累阶段免税,领取养老金时再相应缴纳,这也是目前国际上采用较多的税收优惠模式。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院长高奇琦教授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启动,一方面是优化政府职能的体现,另一方面充分体现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让老百姓(603883)(603883,股吧)实实在在受惠。”

  “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在国外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个人税收降负制度。通过不同产品的累加,实现个人税负的降低,能够促进经济增长活力和降低养老保险过程中的实际税负水平。通过养老保险,实现税收递延,退休后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税率降低,税收负担减轻。”西班牙侨声报首席评论员司徒正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试点内容方面,从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保险的性质来看,此次在上海、福建和苏州工业园区的试点,为期一年,对于试点地区,个人通过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购买符合规定的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支出允许在一定标准内税前扣除,计入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的投资收益,暂不征收个人所得税,个人领取商业养老金时再征收个人所得税。当个人达到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时,可按月或按年领取商业养老金,原则上为终身或不少于15年个人身故,发生保险合同约定的全残或罹患重大疾病的,可以一次性领取商业养老金。

  “相当于个人通过商业养老金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促进了自己养老金的活力,增加了养老金的事实使用寿命,并且盘活了养老金的资金流动状况,使得养老金变成一项活性资产。”司徒正襟对记者说道。

  公司方面,取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承租经营所得的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和承包承租经营者,其缴纳的保费准予在申报扣除当年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予以限额据实扣除,扣除限额按照不超过当年应税收入的6%和12000元孰低办法确定。

  其实,“商业性养老产品的使用,现阶段已经变成一种额外的负担。国内商业保险的不合理性和商业保险从业人员的不规范性,使得保险饱受诟病。在此过程中没有既定于商业养老和养老金性质的保险产品。从公司层面进行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的试点,能够盘活商业养老保险的基本收入情况,促进保险公司扩展业务。”司徒正襟向记者坦言。

  另外,记者注意到,此次试点限定了时间和地点,时间为一年,地点为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政府有何考量?

  高奇琦教授对记者表示:“试点是改革开放非常重要的特征,试点过程中会有一些问题暴露出来,充分表明政府对此次试点持谨慎态度。另外,时间限定为试点一年也表明了中央的决心,即希望一年之后在全国铺开。”

  “上海是我国经济的主要活跃地区。作为第一大经济城市,进行商业试点,符合上海老龄化的基本居民诉求。市民文化的兴起,在上海能够进行养老性的保险事实上的保护。增加上海市民,尤其是针对老年人的养老保护的金融产品。福建的经济体量和经济环境具备保险发展的专业性和区域封闭性的特点。在此过程中,在福建试点是基于地域封闭性的考量,也是商业保险在个人税收情况下的综合考量。苏州工业园区是我国近些年发展比较大的工业产业园区。尤其是苏州产业园区,对于经济发展方面具备很大的前瞻性效果。在苏州的试点,事实上是对苏州经济水平和苏州地方政府管理水平的一种考量。”司徒正襟分析称。

    完善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体系

  从实践看,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是一个“三支柱”体系:第一支柱为基本养老保险,第二支柱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为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

  作为我国养老保障体系第一支柱的社会基本养老保险保障水平较低、面临较大的可持续压力,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发展缓慢、覆盖率较低,在日益庞大的养老需求下,第三支柱将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承担着重要的使命。

  据了解,在针对适用对象的管理上,此次产品适用的对象是指在市点地区取得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以及取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承租经营所得的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和承包承租经营者,其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的个人所得税缴库单位,或者个体工商户,承包承租单位,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的实际经营地,均位于试点地区内。

  那么试点期间,对于商业养老保险产品及管理上有何新要求?

  通知明确,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产品按稳健型产品为主、风险型产品为辅的原则选择,采取名录方式确定。试点期间的产品是指由保险公司开发,符合“收益稳健、长期锁定、终身领取、精算平衡”原则,满足参保人对养老账户资金安全性、收益性和长期性管理要求的商业养老保险产品。

  “试点期间,对于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新要求在于尝试多种不同的商业养老保险资金盘活概率。养老金的盘活是一直以来困扰在保险行业里的问题,关系到财政的转移支付。在对养老金进行管理和维护的同时,需要追求一定的收益性。在此过程中,增加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的产品管理,事实上意味着在增加收益性的同时降低养老金投入的产品风险。如何选择更高的产品标的获得更高的产品收益,降低个人风险,是需要着重考量的问题。在未来的个人所得上,事实上,针对养老保险体系的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具备补充条件。对试点期间个人养老资金账户和信息平台搭建上,试点期间,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管理上,试点期间税收征管等方面作出了详细的管理体系。保险公司在销售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产品时,因为购买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个人开具发票和保单凭证,载明产品名称及缴费金额等信息,保险公司与信息平台实时对接,保证信息真实准确。”司徒正襟分析称。

  其实,据了解,作为第三支柱的商业养老保险发展相对滞后,不仅产品和服务供给不足,覆盖面也只占很小一部分,难以充分发挥对社会保障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持作用。

  那么,为了促进税延养老险的发展,进一步完善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体系,更多的功课难免需提前计划。

  司徒正襟认为,养老保险体系的建设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首先,促进税延养老保险的发展,事实上是养老保险金的盘活过程,扩大税基基础,扩大养老产品的使用范围,增强养老金的经济活力是首要的考量。其次,养老保险的产品推动,与养老保险从业人员的职业素养和专业知识层面息息相关。因此一批有职业素养的保险从业人员的培训工程,是接下来亟须做的功课,实现基本人才的塑造和整体养老体系的拓展。

  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此前指出,税延养老保险试点在中国是一项全新的制度设计和制度安排,既要考虑税收制度的公平性问题,使尽可能多的人从这项政策中受益,又要考虑到实务操作的可行性和便捷性,实现与税收征管系统的无缝衔接。

  总之,养老体系搭建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只有充分照顾到了每一位为国家做出付出的劳动者的养老事业,才能更好地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所以需要切实将养老金体系搭建作为之后养老方面税收工作的重中之重。

相关资讯